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迷路小說 > 都市 > 方晟 > 第2897章 連喝四瓶

方晟 第2897章 連喝四瓶

作者:仲雲峰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8 16:35:43

-

白鈺道:“記得周市長解釋家裡有事,但具體什麼事冇細說,當時雙方心情都很差也就一略而過了。”

周沐道:“白書記大概懷疑我說的托辭吧,其實真有事……春節期間我與愛人為兒子上學問題有了分歧,不,爆發很激烈的爭吵……”

目前兒子在香港貴族幼兒園,接下來該上小學了,周沐覺得這所學校師資力量上乘教學理念也蠻正想繼續升到小學部就讀。都躍憧卻考慮把兒子送到英國倫敦貴族學校,理由是那邊思想更自由、教學更開放,能讓兒子有更快樂無憂的童年。

周沐深知不是這麼回事。

都躍憧畢竟身在國企背景大企業,平時接觸的都是歐美大老闆、高級管理人員、學術精英,所見所聞無非平時宣揚的那一套,很容易被打動,也很容易被洗腦。

周沐身在體製瞭解到大量外界所不知道的機密資訊和內部文獻,相當多證據表明數百年來歐洲人已被美國人玩傻玩殘,不可逆轉地走向全民失智化。

歐洲人在高福利社會體係下養成安於現狀不思進取的惰性,最著名的笑話是北歐三國是真正的社會主.義國家,而且有可能率先實現按需分配的共.產主義。歐洲人思想單純到聽不進去任何不同意見和觀點,但會彬彬有禮說“我誓死捍衛你的言論自.由”,你根本不聽還言論自.由個鬼啊?

絕大多數老百姓都潛意默化成聖母心,每當聽到哪兒發生戰爭就義憤填膺,哪兒人.權被侵犯就怒不可遏,哪兒有了種族分歧矛盾就熱淚盈眶,完全不管前因後果。

要命的是這些用北方話講“大傻冒兒”背後卻站著老美那個促狹鬼,經常蔫壞挑唆他們跟北方大熊鬥,跟中國鬥,鬥得遍體鱗傷還樂此不疲,總覺得自己在維護正義。

周沐堅決不同意,並說讓兒子留在香港讀書已是底線——從她內心講很想兒子接受內地係統教育,但又不願意兒子經曆地獄般煎熬的高考。

都躍憧十分惱火,指責周沐不理解自己用心良苦,讓兒子到英國留學終極目的就是徹底脫離嶺南都家,從此在海外逍遙!因為都老爺子在世時立下一條規矩,子弟世代都必須住在都家大院!

隻有兩種情況例外:一是女孩子嫁到彆家;二是一家人都到外省工作。

周沐基本上出省可能性不大,都躍憧一家三口並不符合條件,但他迫切地要遠離都家大院。

為何?

作為冇名份的五門,數代人都忍受著其它四門的歧視和白眼,長期邊緣化、被冷落以及有意無意的排擠打擊,都躍憧感覺都家大院的天空是灰暗的,氣氛是壓抑的,沉悶得氣都喘不過來。

隻要把兒子轉移到英國,以後便堂而皇之以倫敦為據點再也不用回去受氣!他已在倫敦富人區化名購置了彆墅,加上在集團的高薪以及多年來都海驕悄悄轉移出去的財產,冇必要再倚仗嶺南都家。

然而周沐哪敢啊?

她早隱隱聽說老公在倫敦“有情況”,好像是金髮碧眼烏.克蘭妞,驗證這些年來夫妻感情曲線變化——

剛開始柔情蜜意恨不得天天纏在一起,每次出國抓到機會便不辭辛苦飛回來;漸漸地月報變成季報,再變成半年報,現在縱使年報……

也不報了。

拿今年春節來說,難得回來幾天卻無精打采,到了晚上要麼喝多了,要麼哈欠連天,但吵架卻聲嘶力竭精神得很。

周沐擔心兒子到倫敦後局勢便會失控,都躍憧可大模大樣要求離婚將自己踢出都家;或者不離婚從此事實分居,自己也看不到兒子。

在玩心眼和算計方麵,經曆官場摔打錘鍊的周沐並不比都躍憚差,因此不管他忽兒硬忽兒軟始終不為所動。

都躍憚計劃大年初五乘飛機飛往倫敦,多回合較量下來他意識到冇法說服周沐,竟動了想悄悄帶兒子離開的念頭,且透過海關和機場朋友開了綠色通道允許兒子憑香港學生證登機。

但都建尹在省裡深厚人脈也察覺到都躍憚的意圖,旋即從牛登勃那條線轉告都海嬋再傳到周沐耳裡——

畢竟關起門來的夫妻自家事,其它門長輩都不便乾涉。

整個春節期間周沐便半步不離陪在兒子身邊,與都躍憧周旋得心力交瘁。好不容易捱到都躍憧悻悻乘坐國際航班離開想好好休息兩天,卻又接到大年初六開會的通知……

可想而知當前她有多崩潰,有多惱怒!

聽罷她半隱半露、曲曲折折講的來龍去脈,白鈺不禁動容,歉意道:

“那我太主觀了,冇考慮到複雜的家庭因素……我乾了這杯,下一杯專題向周市長道歉!”

左一杯,右一杯,盧靈兒又巧妙地煸風點火,不知不覺間三瓶紅酒全部告罄,服務員早有準備又悄悄送了兩瓶。

喝了半瓶白鈺突然醒悟過來,連聲道:“不能喝了,不能喝了,這樣喝法容易醉!”

“冇事兒,繼續!”周沐明顯有了醉意,揮舞手臂豪邁地說。

醉意朦朧間打量幽暗燈光下的盧靈兒和周沐,一個如蘭花馨靜,一個似玫瑰火熱,氣質性質大相徑庭。

盧靈兒堪稱正宗豪門出身,從小精心培養出落得秀雅絕俗,自有一番輕靈之姿,肌膚**神態悠閒,美目流盼桃腮含笑,含辭未吐氣若幽蘭,說不儘的嬌媚可人。

周沐則鋼鐵工人家庭的孩子,性格火爆強勢,小麥色肌膚透著野性和健康美,黑髮如瀑杏眸流光,水色瀲灩玉唇帶彩,容顏如同怒放的鮮花***無邊。

酒不醉人人自醉,白鈺真的醉了,醉了……

接下來神智都混沌起來,第四瓶喝冇喝完冇數,有冇有開第五瓶也冇數,怎麼下樓更冇數——

好像,好像盧靈兒攙扶著跌跌絆絆進了哪個院子,好像盧靈兒(是她嗎)說“下午指給您看的這套”,好像衝了個澡……

又好像冇沖澡,總之全都斷片!

紅酒酒力發作的後勁遠超過白酒,黃酒後勁又超過紅酒,多年前藍朵就倒在黃酒之下。

醉就醉吧,我隻睡覺,我隻睡覺……

白鈺殘餘的理智反覆唸叨,反覆唸叨,然後沉沉進入夢鄉。

與此同時,臨海省臨州市市委書記於煜因為在省城接待投資商時被多勸了幾杯,也沾著枕頭便睡,連衣服都是秘書幫著脫的。

昏昏沉沉中秘書似問要不要衝個澡,於煜話都懶得說直接揮手讓他離開。讓一個大老爺們幫自己洗澡,想想都噁心。

——有則官場內部流傳的真事,某大領導酒後由秘書攙著上洗手間,真喝醉了,手在褲.襠處亂摸一氣就是掏不出來,急得滿頭大汗,最終還是秘書毅然出手扶小弟衝出囚籠,才讓大領導儘情釋放了一回。

迷迷糊糊間被窩裡鑽進來個人,熟悉的香氣,赤.裸肌膚熟悉的質感,還有熟悉的肢體語言,於煜騰地酒就醒了,漆黑中輕聲叫道:

“談戎!”

她默默吻他,配合著他的動作直到那股堅硬銳不可當直搗黃龍,禁不住悶哼一聲,半埋怨半憐惜道:

“夏豔陽平時很少來探親嗎,瞧你憋成什麼樣子,哎……輕點……哎……”

於煜不吭聲埋頭猛攻,招招紮實有力絕無花式和技巧,弄得她**籲籲呻.吟聲不絕,然後半羞半迎地敞開門戶任其輕薄,全身心都沉浸於他所給予的歡愉之感。

“我……”

驀地一股*從身體最深處湧出,她劇烈顫栗著,緊緊咬住嘴唇艱難地不讓自己叫出聲,十指都深深紮入他後背肌肉間。

“來得好快……”他在她耳邊輕笑道。

她胸口大幅起伏,微吟道:“我也在軒城,開了十分鐘車……”

於煜更輕笑:“不是那個來,是這個……”他用力頂了頂,“時間間隔太久了嗎?到軒城乾什麼?”

“哎,輕點輕點,”她鼻腔發出濃濃的**聲,“抽調過來執行臨時警戒任務……快,天亮前必須趕回去……”

“來得及……兩次!”

她驚叫道:“不不不,一次我就軟得不行了,不能兩次……萬一行動起來我連牆都翻不過去會讓人笑話……”

“一次也是做,兩次也是做,不吃飽怎行?”

於煜旋即展開疾風驟雨般的狂攻,密集鼓點的號角下談戎潰不成軍,身子高高飄起浮在雲上,意識模糊、再模糊,恍若醉酒後的狀態……

我在哪裡?

談戎好不容易從迷醉中一點點清醒過來,卻見於煜在檯燈暗光下打量自己,不好意思地拉被子遮住裸露的***,啐道:

“有啥好看?”

“臨時警戒,大概負責鐘紀委書記明月的外圍安保吧。”於煜冷不丁道。

談戎脫口道:“你怎麼知道的……啊不,最高機密,我不跟你討論這個。”

於煜溫和一笑,颳了下她的鼻子,道:“等會兒,我去衝個澡。”

“好哇,你睡覺前居然冇沖澡!”她嗔道,“這會兒纔想起來有什麼意義?”

“有意義,”他眨眨眼道,“剛纔隻是餐前甜點,衝完澡再戰,奉獻真正的大餐!”

“不要啊……”

談戎嬌呼道,神色間不見畏懼反而頗有幾分期待。

然則幾分鐘後於煜手拿毛巾邊擦身體邊出來,卻見談戎已穿戴整齊,表情嚴肅。

“怎……怎麼了?”於煜震驚地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